椰树牌椰汁耶

第一张是照片临摹
第二张是瞎画的…嗯 十几分钟就搞定了 因为没打草稿直接用勾线笔画的 很多地方都不准

随便写写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题材…

我生命的二分之一不见了
空荡荡的像失了魂

我又梦见你了 
梦里我得了绝症 我告诉了你
说想见你最后一面
梦里的你 一如从前
你说 再见我时 一定对我说我爱你
我笑的就像个傻瓜
那天 我背着所有人 跑着去见你
你送了我一只大玩偶 很可爱
我好喜欢  但我更喜欢你
我抑制不住自己吻了你
就像我梦想中的一样
温暖而带着暧昧的吻

你压倒我  低垂着头
羞红的脸  腼腆的笑
酒窝里像是有陈封六十年的花雕
暖黄氤氲的灯光  缠绵悱恻的喘息
你的臂膀那么结实 轮廓像海面微漾的弧线
手掌宽厚有力 抚过我的每一寸肌肤
我在你火热如烙铁的指尖战栗
仰起脖颈拼命地呼吸  像条濒死的鱼
我偏爱你的手
你的每一处指关节 每一块韧带 尺骨
都让人迷醉
我渴望你划过我的颈动脉 烙下你的标记
终于 你低下了头 温柔的啃咬我的脖颈
像是为品尝美味做着优雅前调的费拉德

清晨的蔷薇带着露珠开始乱颤
云中泄出甘甜的溪水
厄洛斯的箭势如破竹
苹果树上的蛇缠络在一起
洁白的丰腴的大腿盘住青年的腰身
好想 好想就这么永远连在一起
彼此的每个毛孔相互融合 粘连着拔不开的
谁要离开 就要冒着撕破皮的风险
像两条交尾的蛇
这一刻 你我就是全世界 坠入漩涡的最深处
舔舐  呼吸  娇嗔 
压抑的  高昂的 此起彼伏 
似绵绵细雨般轻柔 撩拨人心
又如崇山峻岭般 挺拔陡峭  让人心头一震
直到厄洛斯的箭穿过小溪穿过层层的云
如迸发出的牛乳 荡起不绝的水花
染白了如萤石的苍穹
高潮后的痉挛 模糊与昏厥
尖叫与吁吁的喘气更像是爱人的轻语
那如蜜糖般的云
融化蒙住了谁的心头眼
摘下了那颗苹果
惊扰了树上的蛇 
犯下了滔天的罪

我知道这是梦 我多想让它再久一些
哪怕不完美  也是美
狂吠的狗叫 让我在午后清醒
翻了个身 不由得苦笑
原来再美 也只是个梦罢了
毕竟那人 已是陌路

————————分割线————————
嗯…就是个无聊的产物
如有雷同 纯属巧合
: )

异世界食堂 阿蕾塔
第一次用彩铅上色

最近画的一些东西…

dva
法鸡那张是临摹 新买的勾线笔试一试好不好用 😂 临时摸鱼
一个女高中生
还有一张 是 元淳 画一半画不下去了

一个段子

她是一代女帝,杀了万人用别人的尸体当踏脚石走上这皇位。
他是前朝皇子,亲眼看她弑了他的父皇,夺了本应属于他的江山。
她本应杀了他的。
他也本应恨她的。
可是却阴差阳错的相爱。
只因为他说他放下了似海深仇,
只因她为他放下了处心积虑处处算计。

登基前的晚上。
她为他下令点燃一夜的烟火。
只是她知道他爱这繁华一片。
她说过要与他看遍她的江山。
万里无边 大好河山,
人康邦定 太平盛世。
他把她搂在怀中 倚着栏杆
看这被烟火照如白昼的黑夜。
她朱唇微起 她问,
你当真不恨我了?
他一愣,如玉的脸庞看不清表情
怎么不称朕了? 又笑了笑
不恨了 早就不恨了 江山易主 我又怎能做主…
她垂下头 已没了女帝的傲气。
乌黑的青丝遮住苍白的脸。
她要在登基之日 封他为后。
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第一个男皇后。
她问 你爱这江山吗。
他捧起她的脸,轻吻。
我不爱这江山 我爱你。
她没说话。
只是这样,你不累吗,不如我来把持这江山,你来做我的皇后。
后宫三千佳丽我只要你一人,养儿育女,岂不其乐融融。
她身子一僵,只是一瞬又恢复正常。
狠狠的咬着他的唇。
一夜火树银花合,云情雨意两绸缪。

登基之日 凤仪台。
他与她一身红装。
他跪下领旨。
封他为后的圣旨。
脸上不知道是惊还是喜。
他抬头望着那高高在上向她一步步走来的她。
美得不可方物 却有着天子的威严。

他抱住她。
却没想到被一剑穿了心。
他皱眉 瞪大了眼睛低头看着她。
他好想问 为什么。
捂着伤口的手满是鲜红。
她抬头 吻上他的下巴 留下了朱红的唇印。
从剑柄上抬起手 沾满了他的鲜血。
慢慢抚上他的脸颊。
“因为朕知道,
你爱这江山
但是   朕也爱。”

。。临摹了点源藏的图图!交作业用(^Д^)